品牌贵州网 展示品牌贵州形象
当前位置:首页 >>顾久:从历史和人文角度来解答县县通高速

顾久:从历史和人文角度来解答县县通高速

2016-1-4 15:23:31

       我从历史和人文的角度来解读县县通高速。县县通高速肯定是贵州一个了不起的重大事件,创造了贵州新的历史。可以从几个方面看:
       首先是在贵州修路是特别艰难的。贵州这个地方在14亿年前便有一次大的地球活动,从那以后贵州有21次重大的地壳运动,其中有18次是升降、3次是横向的拉动和扭曲。大约在5千万年到6千万年前左右,太平洋板块挤压印度次大陆的板块跟亚洲板块挤压,“挤”出了喜马拉雅山,喜马拉雅山是第一个台地,我们是第二个台地,我们脚下这片土地形成今天的山地大约在5700万年以前。王阳明当初来到贵州这个地方,赞“天下之山,萃于云贵”,也就是说天下的山都跑到云南、贵州来了。有诗曰:“贵筑路从峰顶入”,也就是说路是从峰顶上走下来的;“夜郎人自日边来”,说夜郎人从太阳边上走出来……  

       贵州多山,优点是宝藏很丰富、风景很奇美,风情也独特多样,但是也带来了很多不好的东西——封闭、贫困、与世隔绝,中央王朝为了打通通道,至少有3次大的活动。春秋战国,楚将庄角,为了开拓疆土,带着一队兵马在贵州横着走了一条线,大约从今天的万山特区到了且兰国(今天的都匀、福泉、黄平一带),进入夜郎国(今天的安顺、南北盘江一带),最后从兴义走了出去。当时还没有修路,他踏着“鸟道”走了过去。秦国修了五尺道,按照当时的尺寸也就两匹马能通行。再往后到了西汉,有一个人叫唐萌的人在成都当官,他偶然吃到一个东西觉得好吃并听说是从夜郎国来的,于是他决定探险并推动了修路这件事,当年修路是非常艰难的,花了很多年动用了很多人力,从赤水进来到了桐梓然后再到遵义跟福泉相连接,这条道花了很长时间。
       我当年在凯里支教,当地老百姓说到贵阳来卖猪油也要走9天,前两天跟一个老革命在一起说,以前贵阳到独山要走5天,那个车是烧炭火的,走一会儿要下来发动一下,路又不好车上还驾着两挺机关枪……
       为什么不好好修路呢?因为当时修路确实非常艰难,在贵州有这么几个难。第一是工程难,古书记载,修路首先要把山上的树木砍下来晒干,然后堆着烧石灰岩,然后到山谷底下去打水上来浇,这其中的配合要非常好,是很艰难的活儿。让石头开裂,当年没有钢钎没有炸药,是用木棍子去敲,而且后期的补给很难,前面一个人修路,后面有十个人要来回送粮食。因为艰难很多人倒下了,甚至死了,为了防止人跑掉,官员又布置了很多卫兵守着民工,这些道路简直就是用血肉、用眼泪来铺成的。
      我想说县县通高速的第二个词是“奇迹”。每一段路其实就是经济文化的交流,也是情感的融合、是文明的进步,路修在什么地方,贸易就到什么地方,人就到什么地方,信息就到什么地方,文化文明也就到了那个地方。为什么说是奇迹,我第一次听到县县通高速是2009年的时候,贵州提出要力争用十年的时间实现这一目标。坦率说,当时我们大家听了就像是在梦中一样,将信将疑。从2009年算到今天就6个年头,所以我说是一个奇迹,这个梦终得圆满完成。
       县县通高速本身就体现着一种文化。我首先感谢的是这个时代,还要感谢那么一批人咬定青山不放松,也感谢干部和建设者以及做出了牺牲的老百姓。还要感谢人,在贵州这个地方过去大家的思想不太解放,过去把封闭跟因循守旧放在一起,我们都觉得没有多少钱就没有多少路,但是县县通高速采用了创新的融资模式。还要感谢新科技,我的夫人曾经在15岁时参加湘黔线修建,当年的工程建设要死不少的人,有一次事故,一个女孩遇难,她的母亲含着眼泪跑了几十里路到工地上……所以,修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是千万人的智慧、热汗,乃至生命的汇聚,所以我觉得县县通高速本身就是一种文化。
       我想说第三点,现在天堑变通途,它的影响对贵州是深远的。大家都强调它在经济社会方面的互通有无,必然带来贵州的迅速脱贫,会跟上全国的全面小康。还有旅游,我觉得还应该创新一步叫“旅居”,更多的老人会寻着到这样的地方来,住在农民家,跟他们一起干活,生活上几个月,那对于自己的人生我觉得是挺有价值的一件事。过去,我们觉得这些都是一个梦,通了高速以后想发展旅居或者农舍式的家居式的旅游,我觉得打开了一条通道。我们现在还很难设想贵州可能会创新什么。过去刘伯温写过“五百年后看,云贵胜江南”,在有些方面我们是早就胜过了,我们的水是干净的,我们的空气是干净的,我们老百姓的心灵也是淳朴的。怎么样把县县通高速和我们的优势结合在一起,走出贵州自己的路来?这将是我们下一步的课题。
       第二个深远将是文化上的。我在想,县县通高速以后,贵州自己本来就有多样的文化,怎么样才能做到各美其美、美人之美、美美与共,这是未来我们将要思考的。怎么保护?怎么创新?怎么样让贵州好的文化凝聚成一个强有力的贵州的精神文化?怎么样让这个文化走出去,走到全国去,乃至世界上去……苗族的神话《蝴蝶妈妈》,说的是万物一体,天下一家。我觉得这个故事能走出大山,那么“蝴蝶妈妈”将成为全人类的妈妈。

       这就叫贵州的文化可能也能创造出世界的奇迹。我与大家分享一个对联。上联是:道,即是路,于山水之间跃天堑、展通途、四通八达;下联是:道,亦为理,呈天地之气,跨鸿沟、生万物、天人合一。前面的“道”讲的是经济和物质的发展,后面的“道”说的是文化的交融。 (顾久为原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、省文联主席、省文史馆馆长

Copyright 品牌贵州网 ppgzw.com 邮箱地址:ppgzwvip@163.com

All R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:黔ICP备14000001号 技术支持:贵州西联信息